最新巴山梨园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巴山梨园
巴渠玩友
精彩视频
历史档案
神州百戏
经典剧照
演出预告
文学沙龙
您现在的位置: 秦巴川剧网 >> 巴山梨园 >> 正文
[剧本] 《刺目劝学》(全本)
 
作者:李娟    巴山梨园来源:成纪吧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9-17
 

 

[剧本] 《刺目劝学》(全本) 

程海清 
孙世荣 
刘太祥 
华天堂 
田兴花 
陶隆富 
罗太坤 
邓龙秀 

口 述 

剧 情 
“刺目劝学”基本上是根据唐人小说“李娃传”(白行简撰著)编写而成的唐人故事剧。故事情节是这样:商州刺史郑丹之子郑元和,上京都长安应试。到了长安后,偶遇一娼妓李亚仙(即李娃),色艺出众。二人一见钟情。元和便挥尽所带财物,整日醉于酒色之中,把应试丢在脑后,等到财物挥尽,即被鸨儿李四妈赶走,穷途潦倒,乞讨长安闾里,这时其父郑丹入长安,找到元和后,认为有辱门弟,打死于曲江岸上,幸为化子刘天卜救下活命,得与亚仙重逢。亚仙“刺目劝学”,元和中了状元,亚仙被封为丹凤夫人,一同回家,会见双亲。 
此剧又名“烟花镜”、“曲江打子”、“李亚仙”、“绣襦记。”大部为小生与小旦的重头戏,后为须生和老旦的重头戏。 

场 次

第一场 赴 考 第 七 场 寻 子 
第二场 游 院 第 八 场 打 子 
第三场 杀 马 第 九 场 乞 街 
第四场 谋 遂 第 十 场 劝 学 
第五场 装 疯 第十一场 念 子 
第六场 被 弃 第十二场 荣 归 

人 物 表 

郑元和 小 生 
店主人 杂 
郑 丹① 须 生 
刘天卜 小 丑 
元和母 老 旦 
中 禄 末 
来 兴 小 丑 
天不管 杂 
雒道德 大 丑 
地天收 杂 
船 夫 杂 
众化子 杂 
李亚仙 小 旦 
文 奎 杂 
银 净 小 旦 
报 子 杂 
李四妈 丑 旦

第一场 赴 考 
郑元和:(上念)十年寒窗苦, 
铁砚也磨穿。 
(坐诗)少年莫浪游, 
虚度春和秋。 
莫看桃花浪, 
但盼鱼化龙。 
小生郑元和。原郡洛阳人氏,父为商州刺史;一十六岁身入黉门,早已入泮,尚未登科。今是皇王开科,天下举子可约,我以在江边等候,以回府去,我要告知二老:上京应试。待我起身了!(调一枝板) 
(唱)十年寒窗苦在学, 
九载熬油受折磨, 
铁砚磨穿曾几个, 
盼只盼皇王开了科, 
三篇文章如花朵, 
七篇锦绣迎朝阁。 
进得贡院刚才坐, 
众举子此地显才学。 
但愿皇榜得高中, 
头戴乌纱穿紫罗, 
临行八抬轿子坐, 
把两朵鲜花插帽角, 
一对铜锣前开道, 
七杆彩旗空中飘。 
回家去六里亲戚都来贺, 
也不枉二老爹娘送南学。(提) 
有请二老! 
(郑丹,元和母同上) 
郑 丹:(念)有子万事足, 
元和母:(念)无官一身轻! 
郑元和:见过父亲。 
郑 丹:不消,我儿坐了! 
郑元和:爹娘上边谢座。 
郑 丹:请我二老出堂,有何大事? 
郑元和:今是皇王开科,儿要上京应试,告知二老,儿我要即刻赴考。雒相公已在江边等候! 
郑 丹:敢这样说来,来兴过来!随你家少爷上京应试;老安人下边打点包裹。中途上多要小心! 
来 兴:老爷不必叮咛,小人告别老爷!行李齐备。 
郑 丹:我儿就此起程! 
(念)离别不必泪双垂, 
郑元和:(念)须记今日离家围。 
元和母:(念)愿你早早身荣贵, 
郑元和:(念)此去必然占高魁!(同下,雒道德上) 
雒道德:(唱)好走烟花爱热闹, 
院中许多美娇娇。 
葱白手儿杨柳腰, 
未进门来脸陪笑。 
一个儿怀抱琴琵琶, 
一个儿口唱贺功调。 
只要一人饮美酒, 
你看逍遥不逍遥!(提板) 
我乃雒道德可是。自幼读书上,早已入泮。爱走花街柳巷,我有一个乡友郑元和,差来书童,约我上京应试。那书童言道:路途费用,尽是公子所带,约我一同前去!哈哈哈,我想若到长安,有一个出名的彩头,名叫李亚仙,好姐儿!我想将公子荐在那里,化费他几两资财,有何不可。一言未罢,公子来也! 
(来兴引郑元和上) 
郑元和:(念)行步来路远, 
一直到江边, 
雒道德:原是公子到了! 
郑元和:雒兄见礼了! 
雒道德:还礼了! 
来 兴:雒先生!我家少东人年幼,凡事还要借仗先生! 
雒道德:何待叮咛,梢公走来! 
(船夫上) 
船 夫:想必过江。 
雒道德:搭了扶手! 
郑元和:雒兄,你看好风景也!(调塌板) 
(唱)江水茫茫如花叶, 
笑唱声声如剪裁; 
一望无处鸟飞外, 
天水一色紧接来。 
雒道德:哎,公子呀! 
(唱)水势有景甚闹热, 
京城内有好姐姐; 
俊俏娥眉如秋月, 
见面好似春风接。(提板) 
郑元和:可用多少见面银子? 
雒道德:三钱不少五钱不多! 
郑元和:这是一件小事。 
来 兴:好朋友,刚才出门就往瞎道上引哩!若到长安,瞎事都要做出弄险! 
郑元和:(唱)雒兄说小姐儿如水如雪, 
怎奈我是铁石也要染惹。 

这一阵不由人心事引邪, 
愁只愁梦儿里去觅蝴蝶。(同下) 
李亚仙:(上唱)只说是烟花院愁眉来解, 
迎新夫送旧郎任人轻薄。 
恨鸨儿他将我凌辱太过, 
他随意鞭打骂受尽折磨。 
奴乃李氏亚仙,一身误落烟花,受尽折磨。每日迎新送旧,实觉烦恼!是我心想欲望从良,无有可意之人赎奴出苦!正是: 
(念)易求无价宝, 
难得有情郎!(下又上) 
银 净:(上念)百花对春光, 
风吹满院香。 
姐姐在此孤坐? 
李亚仙:银净妹妹到了! 
银 净:姐姐!妈妈今天送客,你我玩棋如何? 
李亚仙:不可!我有绣襦一件,还有几针未完,和你玩玩针线吧! 
银 净:姐姐看了针线!(调一枝板) 
李亚仙:(唱)你和我前世里造孽太过, 
今世里落风尘红颜命薄。 
此如今可算是名花两朵, 
思想起不由人点点泪落。 
银 净:哎,姐姐! 
(唱)恨爹娘太狠毒银牙咬错, 
卖你我入烟花骨肉刀割。 
怕只怕到后来无有结果, 
年纪老颜色衰花谢叶落。 
李四妈:(上念)女儿李亚仙, 
声名过百川! 
女儿做什么? 
李亚仙:妈妈到了请坐! 
李四妈:女儿!今天翰林院吴老爷和大庭张老爷,来在我家院中,女儿前去,就该迎接! 
李亚仙:你儿今天身子不空,叫我妹妹去接,来日迎客者何妨! 
李四妈:好一女儿!来客即装病,惯性怕不成!(下) 
李亚仙:观见妈妈恼怒,此事如之奈何!(调板) 
(唱)奴一心要从良打开笼锁, 
恨无有知情郎俊俏奈何! 
倘若有可意人救奴出火, 
举双手念几声慈悲弥陀。(同下) 
(来兴引郑元和,雒道德上) 
郑元和:(唱)长安城果然是花锦世界, 
大街上尽都是客商买卖。 
雒道德:哎,公子呀! 
(唱)处处有管弦声楼台结彩, 
八九有长春果四季花开。 
公子!你我已到长安土地庙,我们前往隆盛店居住! 
郑元和:来兴走来,拉了五花马! 
来 兴:是。 
雒道德:来在店门首,待我叩门。店主人走来! 
店主人:(上)耳听有人叩门,上前去见!我当是何人,原来是屡科不中的雒相公到了! 
雒道德:不才我来,还有一位公子,主仆二人。 
店主人:如此请进!二位相公见礼了! 
二 人:还礼了! 
店主人:二位相公,可有什么? 
二 人:不用什么,各讨方便! 
雒道德:公子在此休歇,我要奔往大街访友! 
郑元和:雒兄请便! 
雒道德:(念)久旱逢甘雨, 
他乡访故人!(下场) 
郑元和:来兴看守行李,我要奔往大街游玩。带马来! 
来 兴:是。 
郑元和:(唱)自幼儿未曾有半点愁黛, 
离爹娘正月余时刻在怀; 
到底是孩子性尚未更改, 
为功名莫奈何骨肉分开。(留板下场)

第二场 游 院 

(李亚仙、银净同上) 
银 净:(唱)烟花院污灭了今生才貌, 
再不能谐凤鸣吹唱鸾箫; 
莫奈何擦脂粉倚门献俏, 
迎新夫送旧郎暂度今朝。 
翠白白无瑕玉污泥遮罩, 
香馥馥一朵花不如蓬蒿! 
欲要想寻自尽悬梁上吊, 
恨鸨儿眼目多看守紧牢!(提) 
姐姐!妈妈今天出城,一在冯四妈家中去了,你我一在门首散散心事,你看如何? 
李亚仙:如此妹妹带路了!(调塌板) 
(唱)烟花院可算的第一热闹, 
每日间歌舞声赛过元宵。 
银 净:(唱)见姐姐这几日面带烦恼, 
随我来在门首散展眉梢。 
郑元和:(上唱)长安城赛西湖花锦绝妙, 
又只见那壁厢青云飘飘。 
是几个过往客仰面大笑, 
更胜那广寒宫赴罢蟠桃。 
哎呀! 
猛观见一佳人花容月貌, 
好一似天仙女降下凡霄。 
相伴的一美女倚门献笑, 
咱一见引得人魂散魄消。 
勒丝缰仔细观越看越俏, 
莫不是一梦儿误入蓝桥。 
欲要去恐旁人笑咱轻佻, 
莫奈何纵纵缰心似火烧。(下) 
银 净:姐姐!你看骑五花马那一位相公,好美儿的郎君! 
李亚仙:果然不错呀!(调板) 
(唱)好一个美男子当世稀少, 
乘一匹五花马赛过龙蛟。 
一见奴眼留情飘然去了, 
见此人必不是短幸儿曹。 
得此人托终身同偕到老, 
作夫妻怕奴家无福受消。 
又只见那公子十分好看, 
乘一匹五花马风流神仙; 
欣羡他柳叶眉桃腮杏眼, 
小身材甚端正十分威然。 
银 净:姐姐呀! 
你平日见男子多不中眼, 
今见了那人儿夸奖几番; 
口内儿不住的常常欣羡, 
却不知前世里有缘无缘!(提) 
姐姐!你爱那生,你我是个烟花妓女,不知那生爱你否? 
李亚仙:(念)落花有意随流水, 
水流未必转回头! 
郑元和:(上念)来至院门外, 
用手拍双环。 
门内有人无人? 
银 净:姐姐,有人唤门,待我前去观看!(看介)哎呀!原来是一位相公,你且少站,禀姐姐!是那一位骑五花马的人来了。 
李亚仙:快请进来! 
银 净:相公请进。 
郑元和:有进。 
李亚仙:公子请坐! 
郑元和:有座。没问此一位可是亚仙娘子。 
李亚仙:正是的。 
郑元和:待我打躬。 
李四妈:(上念)昨夜灯结彩, 
必有贵客来。 
原来是一位相公,那里人氏,高名上姓? 
郑元和:小生洛阳人氏,父为商州刺史,生名郑元和! 
李四妈:莫非长安按亲来的? 
郑元和:非是探亲故,而是前来应试! 
李四妈:贵居何处? 
郑元和:一在楼北店中居住。 
李四妈:公子你看我家房屋宽阔,就居住我家。房课不要多少,等你身荣贵显之后,落得一个文魁牌匾,三年不纳房税,也就够了! 
郑元和:小生明白,即命小仆将行李搬在这里。这是三两银子,拿去权当临时茶饭之资。 
李四妈:女儿将公子留宿一晚,明日再搬行李可了! 
(念)不是公子他肯来, 
还是我们时运好。(下场) 
李亚仙:这是公子,奴是烟花妓女,今遇公子,你休嫌残花败柳! 
郑元和:娘子!不要作谦,小生昨日访朋,一夜未过,今日大胆前来,愿结百年之好,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李亚仙:哎,相公呀! 
(唱)叫相公休嫌奴身落贫贱, 
做一对比翼鸟并头相连。 
但愿的赎奴身脱离此难, 
即死在阴曹地顶恩如山。(提) 
来 兴:(上念)日色将过午, 
找寻少东人。 
我家少东人可在此间? 
郑元和:来兴你来此为何? 
来 兴:找你回上店房! 
郑元和:这里写下房子,你回上店房与雒道德五十两银子。你将行李搬在这里! 
来 兴:哎,大叔你倒灶呀!住在这里何愁你不倒灶了!(下) 
李四妈:(上)请公子用饭! 
郑元和:何必如此讨扰。 
李亚仙:哎,相公呀! 
(唱)奴与你结丝萝天从人愿, 
你要的抱琵琶另上别船。 
郑元和:(唱)大丈夫一言出万难更变, 
身荣后我搬你及早回还!(同下) 
雒道德:(上唱)郑元和已入了迷魂之阵, 
何愁他时不衰丧胆亡魂。 
不久的将财物一齐化尽, 
那鸨儿即便要赶他出门。 
我乃雒道德是也。我和公子一在长安应试,他与我五十两银子,他竟然住在鸣珂巷中去了。那鸨儿将他资财一齐化尽,那时候他回又不敢回去,住又不能住,那时他悔之迟也!我不免前往潼关,找寻衙门,暂作贴写,等候科场到了,再来应试。便是这个主意了,哎公子呀!(调板) 
(唱)为功名抛双亲离了原郡, 
烟花女何愁你多带金银。 
走花街和柳巷不安本分, 
全不怕辱名声败坏斯文。 
(留板,下场)

第三场 杀 马 

李亚仙:(上唱)郑公子昨日来已结秦晋, 
欲要他赎奴身脱离风尘。 
怕只怕年幼人言而无信, 
身荣后得新婚忘却旧人。 
奴乃李氏亚仙。昨日郑公子来在我家院中,是我当面订了百年之盟,恐他年幼后来忘恩,闪了我终身无靠,如何是好!哎有是有了!他最爱的是五花马,奴不免假装心疼之病,单要五花良马肠肺一付,煎成拌汤一饮即愈,他若舍的良马与奴作药,便是真心;倘若他不舍良马,便是虚情,奴那时节再来好作定夺。唉郑郎呀! 
(唱二六) 
非是奴心肠歹过于谨慎, 
恨奴是残柳枝出身风尘。 
假装病等他来珠泪滚滚, 
若能舍五花马便是真心。 
郑元和:(上唱)李亚仙果算得冰清玉润, 
模样儿真乃是雁落鱼沉。 
这姻缘偶然成如花如锦, 
做一对比翼乌可称吾心。 
李亚仙:哎,苦呀! 
郑元和:娘子怎么样了? 
李亚仙:相公有所不知,奴自幼和是心疼之病,半载未犯,今日忽然疼痛,真正叫人好难受呀! 
郑元和:待我去请医生,前来与你治疗治疗! 
李亚仙:相公不可,奴这疾病必昨良马肠肝一付,煎成拌汤一饮即愈! 
郑元和:这有何难!待我将五花良马杀了,先来与娘子疗疾。 
李亚仙:相公不可为奴一人,杀伤你心爱的良马,奴心有所不忍,万万通不得。哎呀!我不得活了! 
郑元和:娘子话说到那里去了,一人命在旦夕,何愁杀伤一马。来兴,走来! 
(来兴上) 
来 兴:来了!大叔讲话什么? 
郑元和:速将五花马杀坏,好与娘子用药! 
来 兴:既是娘子有病,就该请先生疗法。马犯何罪,杀它者为何? 
郑元和:与娘子用药,须要马肠煎汤作引。 
来 兴:大叔,你把书没读成,才成了锁子铁了!治病药方多少,单要马肠作引,但若要人心作引,你也将人心杀坏吗? 
郑元和:花言巧语的奴才!还不下去! 
来 兴:是,我就去了,去了!哎,马呀,马呀!我也难搭救你了! 
(调板) 
(唱)在家中太老爷爱你甚重, 
他爱你五朵花四蹄生风。 
到长安谁料想你今丧生, 
少东人为姐儿杀伤你命! 
郑元和:来兴前去杀马,待我去看!(下) 
李亚仙:哎,呀好!(调板) 
(唱)他即命杀良马并无啬吝, 
方显得至诚心轻畜与人, 
久日后我才得终身靠稳, 
生同枕死同穴誓不离分。 
郑元和:(上)等候马肠到了,再好用药! 
李亚仙:我不用了。自古常言马肠有毒,若到明日,疾病大愈! 
郑元和:不用了也好,只要娘子疾病得好,也就是了! 
(来兴上) 
来 兴:(念)心中似刀割, 
两眼泪如梭! 
禀少爷,马肠到! 
郑元和:娘子不用了,你拿去吃去。 
来 兴:什么话?我吃!我又没害疮,我又没害黄!今天白白将马杀坏,病也好了,少爷呀少爷,我看你将来咋处呀! 
(调板) 
(唱)明明是中了卯交了瞎运, 
李亚仙真乃是败家之魂。 
谁见过马肠肺能作药引, 
你成了锁子铁混浊不分。(下) 
郑元和:娘子呀! 
(唱)我与你作夫妻如同花锦, 
做一对好夫妻调合琴瑟。 
李亚仙:(唱)男不婚女不嫁言而有信, 
生同衾死同穴誓不离分。 
(留板同下)

第四场 谋 逐 

李四妈:(上唱)郑公子已入了烟花罗网, 
强霸占我女儿总不出房。 
我今日一定要和他算账, 
把资财化尽了冰上加霜。 
老婶李四妈。自公子进院以来,他将资财花尽,落在我的手中,谁想他霸占我的女儿寸步不离,可恨我女儿这个贱人,总不迎接客官,叫我敢怒而不敢言。今日我要和公子清算账目,如若有银子给我,我就叫他居住;但若没有银子给我,我叫他即离我家。单丢下我女儿,她若不肯迎接送旧,我便是铁匠坐官,一打为妙,公子走来! 
(郑元和上) 
郑元和:妈妈讲说什么? 
李四妈:你的资财已尽,今日老婶要前往大街送礼,手中分文无有,特叫你前来,你到朋友处供得六十两银子给我,我要使用。 
郑元和:妈妈,小生长安无亲无故,并无相识之人,叫我去何处告借! 
李四妈:相公,今日实不瞒哄与你,但若有银子可以在此居住;如若没有银子,即离我家! 
郑元和:哎,妈妈呀!(唱二六板) 
来时带银五千两, 
实想地久与天长。 
谁料想今日来算账, 
可怜我背井又离乡!(留板) 
李四妈:(唱)烟花女儿钱一样, 
折稍打枝度时光。 
不怕你带银十万两, 
无钱便迎有钱郎。 
再休胡言来缠账(仗), 
娘霎时叫你脸无光。(留板) 
郑元和:(唱)听言低头心惆怅, 
只见妈妈面发黄。 
无奈我把来兴卖, 
千万难舍窈窕娘。(提板) 
妈妈莫要生气,我将我的书童来兴,卖几两银子,拿去使用。 
李四娘:哈哈,哎呀!你若卖书童,对门店中有一江西相公,要买一书童。 
郑元和:既然如此,妈妈领他前去。来兴,走来! 
来 兴:(上)唤声甚急,莫非又要杀我呀!见过大叔! 
郑元和:来兴! 
来 兴:有。 
郑元和:大叔盘费已尽,妈妈口出不顺之言,无奈你随妈妈前去对门店中,有一江西相公,要买一个书童,我今将你卖了吧! 
来 兴:大叔,你今不杀小人,你可要卖我呀!我想小人自幼扶伺大步,大步待小人如同手足一般,今日一旦分离卖给别人,今生今世再无有见面之期。事到如今,受小人一拜而别,哎,难割难舍的大叔呀! 
(唱)双膝跪地泪两行, 
点点血泪酒胸膛。 
实想成名登金榜, 
不料一旦分两张。 
回家曾对二老讲, 
非是背主把恩亡。 
早些回家休浪荡, 
二老堂前两鬓霜。 
化费银子五千两, 
二老见面却无光。 
泪汪汪低头出院去, 
相见不知在何方!(提板下) 
郑元和:难杀人了!唉,来兴!难舍的小哥哥呀!(调慢板) 
(唱)临行时目含泪低头前往, 
引得人心儿里痛断肝肠。 
莫奈何才做了这样勾当, 
把一树嫩花枝分离两厢。 
李亚仙:(上唱)今日里老妈妈对我细讲, 
叫奴家和郑郎庙内降香。 
郑元和:(唱)娘娘庙神圣诞来来往往, 
我二人去参神却也无妨。 
李亚仙:郑郎呀郑郎!今日是天花娘娘圣诞之期,你我前去焚香如何? 
郑元和:好虽便好,我们一同前去了! 
李亚仙:(唱慢板) 
祈娘娘保佑他名登金榜, 
早救奴脱离了是非垣墙。 
中秋节广寒宫桂花开放, 
那时候占熬头衣锦还乡。 
郑元和:(唱)男女们乱纷纷来来往往, 
俱都是叩福禄万寿无疆。 
大殿里禅烟起钟鼓响亮, 
(大平头) 
见银净因何故这等慌张! 
银 净:(上)姐姐住着,妈妈猛得疾病,口吐鲜血,叫你即速回家。 
李亚仙:如此郑郎在此游玩,我们一同回家了!(同银净下) 
郑元和:哎,大姐去了,我不免在此游玩游玩,这何妨了! 
(唱二六板) 
老鸨儿得恶疾从天下降, 
李亚仙听音信十分惊慌。 
我在此多游玩观看神象, 
日坠西再进院即有何妨。 
猛抬头男女散心中惆怅, 
散步儿任凭我信马游江。 
(下,又上接唱) 
行来至窝鸠巷抬头观望, 
烟花门上了锁杨柳苍苍。 
哎,那有旁人,待我问过。兄台请了!李家门首上锁,不知何处去了? 
内 :清早未曾开门,不知何处去了!原住居的是清早俏个平头郎。 
郑元和:哎!李家门首上锁,我却前往那里!有是有了!我不免仍到店房暂且容身去吧,李亚仙母女好狠的心了!(调二六) 
(唱)我只恨误入了烟花罗网, 
杀良马卖书童铁打心肠。 
到今日无分文擦拳磨掌, 
回故乡怎见我二老爹娘。(提板下又上) 
来至店主门首,待我叩门。店主人走来! 
店主人:(上念)耳听有人唤, 
待我去上前。(开门介) 
我当是何人,原来是郑公子到了。请进!(生入)(店主人下又上白)莫问相公你的书童那里去了? 
郑元和:这个…… 
店主人:这个那个什么! 
郑元和:哎,李亚仙我把你贱人呀! 
(唱二六)我为你化费了五千银两, 
实想说结丝萝地久天长。 
谁料想烟花女将我逼诳, 
闪得我到今日束手还乡。 
(留板,同下)

第五场 装 疯 

李亚仙:(上唱)恨鸨儿太狠毒居心短见, 
用巧计拆鸳鸯断我姻缘。 
任凭他将奴家百般辱践, 
想后来发富贵千难万难。 
奴乃李氏亚仙,自从公子进院以来,和我对天盟誓,永结百年连理,不料鸨儿将他诓出门去。哎,郑郎呀!(调板) 
(唱)背地里你要得将我埋怨, 
在神前盟过誓永结百年。 
任从她再将奴百般辱贱, 
忘你恩到后来四肢不全。 
李四妈:(上唱)用巧计将二人一齐拆散, 
这时候我才把心儿放宽。 
进小房把女儿好言相劝, 
如不从打她个叫苦连天。 
李亚仙:妈妈到了! 
李四妈:这是女儿,你看公子出院去了,他手中也无分文的资财了。我今想来,我们行户人家,非钱寸步不行,那一件货物非钱得来!我劝女儿仍然迎新送旧,我们好度时光! 
李亚仙:妈妈,儿和郑郎对天盟誓,儿言的明白:永不从郎! 
李四妈:贱人你敢说三个不从郎! 
李亚仙:我不敢说三个不从,但只一个不从!(调板) 
李四妈:哎,小贱人! 
(唱)小贱人出此言太的大胆, 
娘面前你就敢风语浪言。 
如不从打的你皮开肉绽, 
打死你看何人与你伸冤。 
李亚仙:(唱)我看来这件事不敢怠慢, 
必须要不顾死早作权变。 
哗啦啦伸双手乌云拆散, 
脱绣鞋抓粉脸扯破衣衫。 
李四妈:银净女儿,你看你姐姐疯了! 
李亚仙:(唱二倒板) 
听他言我只得随机应变, 
装一个疯魔鬼信口胡言。 
李四妈:银净快将你姐姐拉住! 
李亚仙:哎,打鬼打鬼! 
(唱)从门里又来了牛头马面, 
见许多魍魉鬼站在面前, 
一个个尽都是红毛青脸, 
大张口如血盆十分威严。 
哎,我的玉皇老子呀! 
(唱)哭了声张玉皇儿难得见, 
你不该把孩儿打落凡间。 
左金童右银女玉女差遣, 
李四妈:(唱)骂娼妇你真来居心短见, 
忙穿上登云鞋要上九天。 
我和你见闫罗冤仇才完。 
怒冲冲取来了一个打板, 
打娼妇我叫你痛哭连天。 
银净儿,快快把你姐姐扶在上房之中去吧!(调板) 
李亚仙:(唱)一霎时将我的身体打烂, 
我不免在此地休息一番。 
李四妈:哎,这叫人咋说哩!娘的摇钱树,我也打坏了!一言出口惹下了这么大的祸,可惜把我的摇钱树打的花谢叶落,这还是我老婆颠懂,自不斟酌,低下头细思想,无法奈何。哎,我的钱匣子呀!(同下)(调板)

第六场 被 弃 

店主人:(上唱)郑公子得恶疾睡床不起, 
看光景多半是有凶无吉。 
我乃店东人张福兴!自那日送公子来到我主店中,但他手中无有分文,看看要死,这该怎处!有是有了!我不免将他背在城外,撩在城壕之中,免得我受此累屈。便是这个主意,郑公子你听我说! 
(郑元和上) 
郑元和:店东人讲说什么? 
店主人:公子我看你这病势甚重,城外有一张和尚看病应效如神,我将你背在那里疗治疗治。 
郑元和:如此难得的店主人! 
店主人:我与你看病呀,来来来这一下我把你背在好处去了。相公!你看这是什么地方? 
郑元和:这是阳沟。 
店主人:阳沟阳沟叫你入土! 
郑元和:店主人,我把你好狠毒呀! 
店主人:(念)不管你死活, 
免得我受惊。(下) 
刘天卜:(上念)整二三日无光景! 
郑元和:救命! 
刘天卜:打鬼,打鬼! 
郑元和:我不是鬼,我是人! 
刘天卜:你是人!然何得到这里来的? 
郑元和:我在店中得下疾病店主人,将我背在这里来的。 
刘天卜:你是何人? 
郑元和:生郑元和! 
刘天卜:原来是一位相公,待我将你背着上来。哎!(调板) 
(唱)观容儿面黄瘦身不遮体, 
他到是宦门子腹内才奇。 
背下处我将他好好扶侍, 
病若好我二人同唱曲词。 
(留板同背下) 

第七场 寻 子 
(郑丹上带麻须川板) 
郑 丹:(唱)奉君命到长安已有数期, 
却怎么访不见儿的声息! 
老夫郑丹!奉王旨意来到长安访问吾儿下落。闻人曾说,个个曾讲,吾儿身落烟花院中,是我半疑半信,我不免差人前去找寻才是。中禄走来! 
中 禄:(上)有。 
郑 丹:我命你奔往大街市上,找寻你家少东人,你可情愿前去? 
中 禄:老奴情愿前去! 
郑 丹:此去若见奴才之面,早禀我知。速去勿误! 
中 禄:遵命!(下场) 
郑 丹:我可莫说郑元和,郑兴郎!我把你不知世务的奴才呀! 
(调板) 
(唱)你就把五千银一切费了, 
也须要回家来对父细明。 
把财物如粪土能值多少, 
我两老只有你一个根苗。 
功名事成不成还则犹可, 
谁料想到长安身无下落! 
(留板下场) 
(天不管、地不收扮化子上) 
天不管:(唱)刘化子相欺我太得无礼! 
这几日各掠下顶高②伙计。 
我乃天不管! 
地不收:我乃地不收!伙计,你看刘天卜各掠下有一个新伙计,善能作歌唱曲,这几日要的银多,好过了!莫若我们今天前去,向他借挪要些银钱,好来使用! 
天不管:旁人的*(左口右外)岂能③借与我们! 
地不收:他不借与我们,今天好有一比! 
天不管:好比何来? 
地不收:豺狼与幼童,我们只是一刀!言还未罢,观见刘天卜来也! 
(刘天卜、郑元和同上) 
刘天卜:(念)小子生来不提, 
郑元和:(念)店家鸨儿相欺! 
刘天卜:我乃刘天卜! 
郑元和:我乃郑元和! 
刘天卜:伙计!你看天气晴和,不免奔往大街市上,讨要讨要。走、走、行来一时,哎!观看天地二兄在此,我们见他们有什么好处,待我躲避一时。 
天不管 
:(同白)瞧见了!瞧见了! 
地不收 
刘天卜:瞧见了罢!我们见他一面。这是天地二兄?见礼了! 
天不管 
:不消高揖了! 
地不收 
天不管:这是刘天卜,你们各掠下一个新伙伴能以作歌唱曲,要的钱多,吃的好,穿的好,好过了!莫若今天把你那新伙伴,借与我们夺往大街讨些银钱,好来使用! 
刘天卜:这才把话说到京里去了!巵屎巵这坑里去了④!把你说了个轻巧,手里拿的灯草,半坡拽碌碡,把你说的松和的,我们*(左口右外)岂能借与你们! 
天不管 
:今天若不借与我们,便是一刁! 
地不收 
刘天卜:料你们也不敢! 
天不管 
:伙计,刁上跑!(同下) 
地不收 
中 禄:(上)行来一时,观见众化儿,内边有一少年乞儿,好象我家东人,待我从捷径赶上,看个明白。(下) 
(三化子、郑元和同上) 
刘天卜:大叫列位!一齐都听,天地二兄,把我的伙计抢去了! 
中 禄:(上)哼!哼!把你们割不死的奴才!你把他当就何人,他是我们郑大人的公子,你满口乱言的什么,打过才是! 
刘天卜:我想三十六计,跑了为便宜! 
中 禄:这是少东人,我家太老爷,以在长安访问你多日,快随老奴才去太老爷去! 
郑元和:老哥哥!你将人错认了,我是乞讨的化儿。 
中 禄:不必多言,随定我来!(同下场)

第八场 打 子 

(郑丹上) 
郑 丹:(念)吾儿无踪迹, 
老夫气长吁! 
(中禄引郑元和上) 
中 禄:(念)领了老爷命, 
找寻少东人! 
与老爷叩头! 
郑 丹:不消,站起来!命你奔往大街市上,找寻你家东人,可曾见来! 
中 禄:老爷容禀了!(调二六板) 
(唱)有老奴找东人大街市上, 
见一人儿出众行动甚良, 
观那人和少爷一模一样, 
问名姓原来是郑家儿郎。 
郑 丹:老奴才,为什么不讲出口来! 
中 禄:讲出口来,恐怕老爷生气! 
郑 丹:只要干其正事,我恼他者为何! 
中 禄:哎,我的老爷呀!(调川板) 
(唱)他和那众化子同伙结居, 
现做字书乞讨作歌唱曲。 
郑 丹:(唱尖板) 
听一言不由我迷了真性, 
有三魂和七魄正赴幽莫。 
魂灵儿正走了十里路径, 
耳根旁忽听得有人喘声,
张挣扎睁双睛用目细送! 
郑元和!郑兴郎!我把你不醒世务的奴才呀!(调川板) 
(接唱)睁双目我还在人世之中。 
实想说中高魁光门耀祖, 
不料想到长安乞食叫街。 
小奴才你枉为宦门后代, 
把礼义和廉耻一切丢开。 
思一思想一想恶气冲败, 
回头来叫中禄细听开怀。 
这个奴才以在那里! 
中 禄:以在门外! 
郑 丹:快快与我唤进来! 
中 禄:是。这是少东人!我家老爷唤你! 
郑元和:老哥哥!你将人认错了,我不是你家少东人,我是乞讨化儿。 
中 禄:不必多言,随我来见太爷。(进介)这就是我家少东人! 
郑 丹:儿是郑元和? 
郑元和:我不是的,我是乞讨的化儿。 
郑 丹:我没说郑元和,郑兴郎!事到如此,你还不能认父! 
郑元和:我是乞讨化子! 
中 禄:少东人!你把太老爷认下,有老奴在此,不怕什么! 
郑元和:这个……(想介)儿是郑元和! 
郑 丹:好奴才!(打元和耳光)哈哈,嘿嘿!中禄讨竹板子来! 
中 禄:老爷在上,出外以来得速忙,未曾带上竹板! 
郑 丹:我把你该死的奴才!文职官员辖民出外,不带竹板,该拿什么赏罚百姓?你还不讨来! 
中 禄:偏偏就哄他不过! 
(郑丹打摩捶尖板嘹子) 
郑 丹:(唱)见奴才不由人心胆气炸, 
中 禄:竹板到! 
郑 丹:(接唱执竹板) 
不由人一阵阵咬碎银牙, 
怒冲冲执竹板急忙拷打, 
顷刻时叫奴才命染黄沙。 
郑元和:(滚白)罢了!老爹爹,我哭哭了一声老爹爹!我叫叫了一声父亲!只因你儿上京应试,行走中途,路上偶遇贼人,抢去了你儿的包裹行囊。处于无奈之间,才将来兴卖了六十两银子,儿上京应试。行走长安店中,你儿又被汗病打倒,多亏化儿刘天卜,每日大街市上沿门乞讨,救下你儿一条活命,因此以上,你儿才走无耻之道了! 
(调塌板) 
(唱)战竞竞含泪眼跪倒在地, 
老爹爹暂息怒细听明白: 
你的儿离家乡去上京地, 
不料想时又衰气运又低, 
中途路我曾把戝人来遇, 
抢去了你的儿包裹行李, 
万般儿硁(掯)在了无奈之地, 
才卖了小来兴暂度日时。 
郑 丹:你奴才连一个书童都守他不住!雒秀才上那里去了? 
郑元和:(接唱)雒秀才被贼人一齐冲散, 
至如今并无有音信回还。 
你的儿在店馆身染病患, 

郑 丹:哼!怎么你奴才不害病来,为什么你奴才不死? 
郑元和:(唱)无有的银和钱去请医官。 
店主人把你儿背出城南, 
无奈了到长安地吃要穿。 
哎,好奴才! 
郑 丹:(唱川板) 
小奴才想从前全无教训, 
不由人一阵阵冒出火威。 
我今日要下你不孝之子, 
有什么面皮儿人前站立。 
袖头儿裹竹板扯住衣襟, 
(打介)细思想留奴才终久无益。 
郑元和:(唱)老爹爹作朝臣侍君有礼, 
亲父子有何妨反作仇敌。 
把你儿带回家甘心如意, 
问爹爹我父子还有几人。 
郑 丹:哎,小奴才! 
(唱)想从前离原郡举目相送, 
谁料想落烟花渺渺无踪。 
五千两白银子被你花尽, 
可怜把五花马命丧残生。 
卖书童可算你良心昧定, 
到临尾只落在烟花院中。 
你枉为宦门子苦读孔孟, 
难免得我儒门落下骂名。 
思一思想一想恶火上涌, 
我郑丹必不留不孝畜生! 
郑元和:(滚板白)罢了!老爹爹,我哭哭了一声老爹爹!我叫叫了一声老爹爹!我的父亲,哎!自古常言讲的却好,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纵然你将儿一顿打死,爹爹呀爹爹!百年之后何人送父归山,暂且息怒将你儿带回原郡家乡,见我母亲一面,你叫儿死也甘心了! 
郑 丹:什么你还想见你母亲!我劝你莫要见她,就与她增光不浅! 
郑元和:哎呀,难见的老娘呀!(调川板) 
(唱)哭一声生身母不能相见, 
拜别了养育恩地北天南。 
月光下纱窗外阴风闪闪, 
那就是你的儿转回家缘。 
(郑丹打摩捶子嘹子板) 
郑 丹:(唱)我郑丹前世里伤天损理, 
今世里要下了不孝忤逆! 
(转板)(裸裸子) 
我不想叫儿折丹桂, 
一心终要除忤逆。 
曲江打死你不孝子, 
打死奴才气方息。 
(郑元和被打死介) 
中 禄:禀爷爷!把我家少爷打死了。 
郑 丹:怎么说将这奴才打死了!哎,我想人不伤心如何得死! 
中 禄:当真死了! 
郑 丹:当真绝了气了?死了死了吧! 
中 禄:在老爷上边祈恩! 
郑 丹:祈的什么恩? 
中 禄:老奴奔往大街市上,讨得一付棺木,收殓我家少爷尸首! 
郑 丹:要讨讨的两付! 
中 禄:要两付为何? 
郑 丹:把你奴才也装在内边! 
中 禄:不要了! 
郑 丹:这奴才造得孽果甚重,抬去摔在荒郊,鸭吃犬吞去吧! 
中 禄:是。(抬至架角) 
郑 丹:我没说郑元和郑兴郎!思想从前为父送儿学下看书,实想叫你身荣举家;沾你奴才之恩,今日送儿赴考,谁知你身落烟花院中,又落乞讨之中,渺渺无信,为父曲江岸上一时成怒,把你奴才打死在曲江,你死在阴曹地府,莫要埋怨为父!正是: 
(念诗)曲江打死不孝郎, 
难免妇人哭一场。 
昔日京(荆)王是榜样, 
我郑丹无儿有何妨! 
(下。中禄将尸抬下,刘天卜上,又抬元和尸,丢下,中禄下场) 
刘天卜:哎,我观见老头子,将我伙计血淋淋背出来了,待我看一看。(看介)哎咳,伙计呀!口中还有点微气,待我背在上处去吧!(调二六板) 
(唱)鲜血淋淋倒在地, 
铁石心肠也惨凄。 
救人一命寿无比, 
况且是我的旧伙计。 
(同下场)(调塌板)

 

第九场 乞 街 

(李亚仙、银净同上) 
李亚仙:(唱)自那日假装疯花容乱损, 
吓的他老鸨儿丧胆亡魂。 
并未曾巧梳妆抹擦胭粉, 
思想起不由人珠泪纷纷。 
自别后并未见他的实信, 
况奴是女流辈何处找寻。 
银 净:哎,姐姐呀! 
(唱)小平头大街赴才得音信, 
那公子作乞儿贫院安身。 
奴只得与姐姐前来报信, 
先叫他求郑郎早出泥尘。(提板) 
李亚仙:妹妹到来为何? 
银 净:郑郎有了信了! 
李亚仙:可在那里? 
银 净:姐姐你听!(调川板) 
(唱)平头大街去探亲, 
遇见公子在街心。 
衣衫破烂不遮体, 
面黄肌瘦不象人; 
身落乞讨无根本, 
学习莲花唱曲音。(留板) 
李亚仙:受屈的郑郎呀!(调川板) 
(唱)听言低头泪滚滚, 
宦门公子作乞贫。 
可恨鸨儿心太忍, 
不把人情留半分。 
五千两银子齐花尽, 
立逼公子出院门。 
害的赤身无处奔, 
谁能怜念离乡人。 
何人与他去传信, 
相见顶恩似海深。(提板) 
银 净:姐姐,莫要啼哭!明日隔壁王员外救济穹人,你我打听,若有打莲花落的到了,我们站在门首观看,若有公子,你我将他扯住,何愁他不得进院! 
李亚仙:这也更好,我们明日前去找寻,便是这个主意了! 
(调川板) 
(唱)捶胸踏地把天恨, 
并头鸳鸯两离分。 
公子若有好和歹, 
钢刀割头赴幽台。(留板下) 
(郑元和上,刘天卜相随) 
郑元和:(唱)老爹爹全不念公子情分, 
打的我血淋淋命见闫君。 
丢荒郊遇恩人感德不尽, 
扶侍我好一似骨肉相亲。 
至如今可算是山穷水尽, 
猛想起李亚仙那个贼人。 
和鸨儿同作弊假妆怜闵, 
用巧计诓骗去我的金银。 
害的我亲难投有家难奔, 
若见面我和她泾渭两分。(提板) 
刘天卜:幸喜相公病好!我们仍作旧营生。今日粉花巷,王老爷周湾穷人,小伙计!带了三才板,我们前去,将你作下的新曲词,以在那里将李亚仙,和两个鸨儿贼人,唱扬唱扬者何妨! 
郑元和:是。 
刘天卜:走呀! 
(念)一去一去二三里, 
烟村烟村四五家。 
亭台亭台六七座, 
八九八九十枝花。 
来至此间,我们大家坐下,先唱一个安场的曲子! 
郑元和:(唱)黄河滔滔往东流, 
乞儿低头拜王侯⑤。 
双手带露望明月, 
歌板轻敲唱效尤。 
不种高粮喝烧酒, 
不种麦子吃馒头。 
晚间不怕贼来偷, 
黄河岸上度春秋。 
众化子:(同)唱的好笑了! 
(银净、李亚仙同上) 
银 净:姐姐!门首唱曲高声,我们前去听一听何妨! 
李亚仙:即便前去! 
刘天卜:伙计!你作下的新曲儿,唱一唱。 
郑元和:是呀! 
(唱)莲花落来莲花落, 
提起头儿心便恶。 
二老堂前年纪迈, 
居住洛阳什字坡。 
自幼读书身入泮, 
我的名儿郑元和。 
因为上京来应试, 
带得银子五千多。 
五花马儿我骑坐, 
随带来兴小哥哥。 
一路相伴无别个, 
一名秀才本姓雒。 
主仆们同到长安省, 
怪我年幼少斟酌。 
运衰来游烟花院, 
遇见姐儿赛嫦娥。 
姐儿名唤李亚仙, 
话儿说的蜜蜂窝。 
进门来他待我十分好, 
诓骗银子五千多。 
姐儿得下心疼病, 
专要马肠去用药。 
我为她杀了五花马, 
又卖来兴小哥哥。 
母女们打排定巧计, 
赶我出门太情薄。 
曲江岸遇见我的父, 
打的我鲜血点点落。 
雒相公不知何处去? 
无奈我乞食受折磨。 
这是我一身冤枉苦, 
你看我情薄不情薄! 
(调川板) 
李亚仙:哎,郑郎呀! 
(唱)一见你搂怀抱珠泪滚滚, 
自别后并未见你的音信。 
尽都是老鸨儿狠毒太甚, 
奴为你装疯魔扯碎衣裙。 
放大胆随我来且把院进, 
奴与你先洗尘改换衣巾。 
(引郑元和同银净下) 
刘天卜:哎,好呀! 
(唱)李亚仙见公子十分亲近, 
这一回我才得略略放心。 
免得他幼年郎受此穷困, 
等来日再打听他的信音。
(刘天卜下)

第十场 劝 学 

(李四妈上) 
李四妈:(唱)自公子出院去女儿疯了, 
正数月未曾把客官相招。 
今日里郑元和他又来了, 
气的我急煎煎心似火烧。(提板) 
老婶李四妈。只因公子出院,女儿疯了,终不上道!今日公子又来院中,我不免将他二人一齐赶出门去,方消我心头之恨,亚仙公子走来! 
(李亚仙、郑元和上) 
郑元和:(念)耳听妈妈唤, 
李亚仙:(接念)上前问分明。 
见过母亲,万福! 
李四妈:不消! 
李亚仙:唤儿前来为何? 
李四妈:你看你和公子不离左右,又不能迎新送旧,我这几日无钱使用,依我想来,将你二人一齐赶出门去,不用你二人。你二人一齐出去! 
李亚仙:儿偏不愿出去! 
李四妈:但若不去,我将你二人打死! 
李亚仙:妈妈,不好了!公子他父来在长安,找寻公子,刘化子言说,公子五千两银子,花在我家,这该当怎处! 
李四妈:哎,叫娘不得活了!快寻良方,搭救为娘一条活命! 
李亚仙:再无别计,就叫公子在我家读书,科场现在送他入场,等他身荣之后,将功折罪,方保太平! 
李四妈:此计最妙!就叫公子在我家读书,待我先与他造茶饭去!(下) 
李亚仙:妈妈去了,就在此间读书,奴家针线奉陪!(调川板) 
(唱)苦读书将前事一笔勾掉, 
须留心读圣贤平步九霄。 
况又是桂花开秋闱期到, 
那时候战熬头乌纱紫袍。(留板) 
郑元和:(接唱)自别后害相思终日烦恼, 
今相会好一似千金一宵。 
你和我早上床方为绝妙, 
红罗帐叙旧情鸾凤相交。(云里白) 
李亚仙:天色尚早你须读书! 
郑元和:夜夜沉沉读书太苦! 
李亚仙:这比你打莲花落还苦些! 
郑元和:这个…… 
李亚仙:这个那个,你张口吃我不成!哎,郑郎呀! 
(唱)看你年幼也非小, 
全无男儿半分毫。 
自己入了烟花道, 
五千银子渐渐消。 
身落乞儿把饭讨, 
口唱曲子怀抱瓢。 
一旦安身忘记了, 
看你不如小儿曹。(云里白) 
郑元和:大姐,不必生气,我读书就是了! 
(唱)只见大姐心生恼, 
句句言语是钢刀。 
对灯读书脸发笑, 
低头无语不敢招。 
李亚仙:哎,郑郎! 
(接唱)书中圣贤颜色好, 
愿你平步上九宵。 
一床锦被遮盖了, 
不负班马才学高。 
免你前辈人耻笑, 
方称儒门大英豪。(留板) 
郑元和:(接唱)檐前铁马咚咚响, 
窗外月影上梅稍。 
灯前观见容貌俏, 
引得人心内似火烧。(提板) 
李亚仙:郑郎!放书不读,看的什么? 
郑元和:我看大姐! 
李亚仙:你看我为何? 
郑元和:我看大姐一双好目!大姐目如秋波,令人精神意马乱! 
李亚仙:郑郎呀!我把你当就有志男子,谁知你是小人之辈,好不悔杀我也! 
(唱)李亚仙来性儿燥, 
一片好心顺水飘。 
把你当就灵芝草, 
谁知你是臭篷蒿。 
一条银针拿在手, 
刺坏左目祸根苗。(提板) 
郑郎你看! 
郑元和:哎呀,不好!(调川板) 
(唱)猛观见吓的我魂不付体, 
大姐息怒听根苗, 
从今后不敢胡啰皂, 
用心读书躭苦劳。(留板) 
李亚仙:(唱慢板) 
无故的五千银全被费了, 
身落在卑田院受尽煎熬。 
你本是折桂客锦锈怀抱, 
是奴家害了你罪犯天条。 
你的父曲江岸差人去找, 
见了面打死你丢在荒郊。 
刘化子救你生将伤养好, 
在长安作乞儿暂度时朝。 
作乞儿唱莲花曲子几套, 
谁不知你本是宦门根苗。 
丧廉耻败门风人人耻笑, 
父子恩活割断不能相招。 
奴好意引你回鸨儿烦恼, 
苦劝你读诗书要把名标。 
那时节要臭名棉被盖了, 
回故乡穿紫罗玉带围腰。(提板) 
郑元和:大姐不必生气,我便读书,再不敢眼看大姐了! 
李亚仙:从今以后,你我分为两断,如若再来缠扰,奴自刎头而死,要想成名,好不痛杀人也了!(下场) 
郑元和:大姐去了,待我打盹片时,再好读书。(睡介) 
(文奎上) 
文 奎:吾提斗文奎是也!郑元和难星已满,今科必点状元,恐他懒读诗书,送他一顶纱帽,玉带一条,指点才是!(牌子)大叫郑元和,吾当去也!(下场) 
郑元和:(唱)梦儿里我梦见奎星来到, 
手拿着乌纱帽玉带一条。 
他言说中状元大吉大兆, 
到后来说的是处处有条。(下场)

第十一场 念 子(哭祠)
(中禄引郑丹上) 
郑 丹:(唱)自长安回家来昼夜思想, 
悔不该将我儿打死曲江。 
我夫妻年纪迈后来无望, 
桑榆景靠何人白发苍苍。(提板) 
中禄! 
中 禄:有。 
郑 丹:有请夫人! 
中 禄:有请老夫人! 
(元和母上) 
元和母:(念)我儿死长安, 
两眼泪不干! 
老爷唤我者为何? 
郑 丹:夫人不知!今是清明佳节,命中禄开放我家祠堂,摆设祭礼,祭奠我那祖先。 
元和母:老爷既要祭奠你那祖先,也要安我儿一张灵位,烧上几张纸,以便超度他的亡魂,你看如何? 
郑 丹:中禄开了祠堂,安设灵位伺候! 
中 禄:是。安设齐备,请老爷焚香! 
郑 丹:(滚白)罢了!郑丹的祖先呀! 
元和母:(滚白)罢了!娘心疼的儿呀!你哭你的先祖,我哭我的儿子郑元和,小相公!自古常言讲的却好:送老归山。娘心疼的儿呀! 
(唱尖板) 
怀抱灵牌肝肠断, 
点点血泪洒胸前。 
因你求名到长安, 
实愿你身荣耀门槛。 
小哥哥你的见识浅, 
久游烟花永不还。 
五千银子齐花尽, 
乞食叫街在长安。 
你父一见把脸变, 
将你打死曲江前。 
为娘听言心疼烂, 
那晚不哭五更天。 
魂灵儿不散回家转, 
飘飘荡荡鬼门关。 
梦儿里和娘见一面, 
把你冤枉对娘言。 
为娘即死也情愿, 
母子们携手鬼门关。 
烧张纸来化张钱, 
阴曹路上打盘缠。 
该打点处钱打点, 
不该打点也安然。 
纸钱烧灰团团转, 
点点血泪洒胸前。(留板) 
郑 丹:(接唱)自从长安见儿面, 
头巾破烂少衣衫, 
乞食落在卑田院, 
为父一见怒冲冠, 
打儿皮开肉又绽, 
是你哭哭对父言。 
回家要见你母面, 
是我狠心后悔难。 
将儿打死曲江岸, 
今朝父子不团圆。 
至今追悔将谁怨, 
桑榆何人送九泉。(提板) 
元和母:(滚白)郑元和,娘心疼的儿呀!说是你回来吧! 
中 禄:我家东人不敢回来! 
元和母:回来怕什么? 
中 禄:回来怕我家老爷打他! 
郑 丹:我把你老奴才!思想从前,命你家少东人,一在长安应试,随带五千两银子,谁知小奴才飘流烟花,将银两费尽,身落乞讨之中。我命你前去找回,是我一时成怒,拷打与他。你老奴才就该苦苦哀告,是我一言不答,怒冲冲将他打死,你老奴才今日又来饶舌⑥! 
中 禄:老爷呀老爷!想当初我家少东人,身落乞讨之中,你在曲江见面,你打的他皮开肉绽,遍身是血,老奴跪前跪后,苦苦哀告,老爷不听小人之言,你将我家少东人竟然打死。老奴跪前跪后,乞求一付棺木,收殓我家少东人,老爷那时你说什么来? 
郑 丹:老奴才!你说我说什么来? 
中 禄:老爷!是你言道:要讨讨大一些、将我老奴也装在内边。你又言道:将尸道扯在荒郊,鸭食犬吞! 
郑 丹:老奴才!偏偏你就记得。 
中 禄:宗祖呀宗祖!如今有我老爷在世,给你烧钱递纸,我家老爷去世何人与你烧钱吊纸。哎,屈死的少东人!(调二六) 
(唱)阴曹府你休将老奴怨, 
悔不该扯你到公馆。 

 

只说你父子重相见, 
嫡生骨肉不团圆。 
谁料你父把脸变, 
一口恶气上下番。 
打的你皮开肉又绽, 
鲜血淋淋染衣衫。 
吓的老奴团团战, 
双膝跪倒在面前。 
老爷不听小人劝, 
将你打死曲江边。 
老奴跪倒求棺板, 
老爷心似石一般。 
父子恩情全不念, 
丢在荒效任犬餐。 
老爷今日把酒奠, 
愿你魂灵早归天。(提板) 
元和母:(滚白)郑元和!小相公!娘难见的儿呀!自古常言讲的却好:宁舍坐官的老子,不舍叫街的娘。纵然你把五千银子化尽,你怕你那狠心的老子,暗暗回来与娘讲说一遍,慢说五千银子,就是一万两银子,为娘与你周济,搭救你一个活命。谁料你怕你狠心老子,困在长安身落乞讨之中,白昼忍饥受饿,到晚古庙安身!面黄饥瘦,衣不遮体,可怜我如金如玉!反作了丧胆亡魂的儿子!叫儿不喘,叫儿不应!如今鸭子吃了苦瓜子,自己有苦自己知,不料遇见你狠心的老子,将你打死曲江,竟然作了离乡之鬼。总然怕你狠心老子,今晚阴曹暗暗回来,窗外与娘讲说一遍,娘与你请些高僧高道,超度你的亡魂,娘死九泉也甘心了! 
(唱)怀内抱灵牌, 
泪珠滴下来。 
我儿若有魂, 
今晚转回来。 
与娘讲一遍, 
娘我常挂怀。 
诉你冤枉苦, 
娘另有安排。 
请僧超度你, 
阴曹消罪灾。 
娘即割头死, 
伴你赴幽台。 
母子到一处, 
作鬼也爽快。 
哎,娘难见的儿呀! 
(接唱)
自幼儿未曾带忧愁半点, 
出书房有来兴长随身边。 
幸喜的性聪明读书入泮, 
为功名才送你去奔长安。 
实指望夺秋魁熬头独占, 
身荣后好一似裕后光前。 
谁知你年纪幼自不检点, 
学浪子化资财不敢回还。 
鸟无巢兔无穴有谁可怜, 
含羞耻无奈何乞食长安。 
你的父见了你黑了双眼, 
将冤家打死在曲江岸前。 
愿你的魂灵儿今晚回转, 
母子们一见面死也心甘! 
郑 丹:(接唱)见夫人放哭声肝胆气断, 
不由人一阵阵咬碎牙关。 
想从前自己错将谁埋怨, 
这也是年纪迈失了检点。 
我二老到后来无子照看, 
到今日悔前容悔后迟难。 
枉作了刺史官威风八面, 
谁料想今日里断了香烟。(提板) 
中禄! 
中 禄:有。 
郑 丹:撤了香案! 
中 禄:是。(同下场)

第十二场 荣 归
(报子上) 
报 子:(念)不怕千里远, 
前来报状元。 
来在门,首内边有人吗? 
(中禄上) 
中 禄:作什么的? 
报 子:报。这可是郑老爷的府司? 
中 禄:正是。二位何来? 
报 子:我们是报状元的。 
中 禄:报的是那个状元? 
报 子:就是那郑状元! 
中 禄:你们可有报单? 
报 子:有报单! 
中 禄:呈报单我看。 
报 子:请看! 
中 禄:莫非我在作梦! 
报 子:青天白日何言作梦! 
中 禄:二位少站。启老爷门外来了二位报子,来报状元!(郑丹上) 
郑 丹:报的那个状元? 
中 禄:就是我家少东人! 
郑 丹:走!奴才你明知我将他打死曲江,你又来饶舌! 
中 禄:现有报单! 
郑 丹:怎么说还有报单! 
中 禄:是。 
郑 丹:呈来我观! 
中 禄:老爷请看! 
郑 丹:新科状元郑元和。中禄! 
中 禄:有 
郑 丹:有请夫人! 
(元和母上) 
元和母:老爷请我者为何? 
郑 丹:我在外讲话半响,莫非我在做梦! 
元和母:你我讲话半响,何言做梦? 
郑 丹:你说我未曾做梦? 
元和母:你我讲话何言是梦!叫报子进来! 
中 禄:是。报子进来! 
报 子:(进介的)与老爷叩头! 
郑 丹:我儿死在曲江,如何得中状元? 
报 子:贵人蒙李亚仙刺目劝学,得中状元! 
郑 丹:如此下边领尝! 
报 子:是。 
郑 丹:尝报子银子五十两! 
报 子:与大人谢尝!(下) 
郑 丹:我还要看报单!新科状元郑元和,未必未必,莫非我还在梦里! 
元和母:过去是梦过来是梦,将你梦死!你莫醒来! 
郑 丹:哎夫人!(调板) 
(唱)我的儿中状元半明半暗, 
低下头细思想未必未必? 
元和母:(接唱)李亚仙刺坏目将他苦劝, 
可算是女丈夫十分大贤。(留板) 
郑 丹:(接唱)适才间二报子前来报到, 
有中禄和夫人细说根苗: 
我的儿中状元大吉之兆, 
喜得我一阵阵又摆又摇。(提板) 
(来兴穿新衣跑上) 
来 兴:与老爷叩头! 
郑 丹:来兴你如何得回来的? 
来 兴:我家东人得中状元,将我赎回来了! 
郑 丹:你家东人以在那里? 
来 兴:我家少东人,以在后边,衣锦还乡! 
郑 丹:如此,你在门首伺候! 
来 兴:是。我家少东人到了! 
郑 丹:命他自己进来! 
中 禄:老爷命你进来! 
(郑元和上) 
郑元和:(念)十年寒窗苦用功, 
一旦成名占熬头! 
孩儿叩见爹爹! 
郑 丹:郑元和,儿当真回来了! 
郑元和:儿回来了! 
郑 丹:哈哈!起来! 
郑元和:那是母亲? 
元和母:闻得李亚仙刺目劝学,可是真心! 
郑元和:实是真心!难为与她,孩儿身荣,她不受官诰,圣上封为丹凤夫人! 
郑 丹:甚好!不忘她的恩义,何不搬回原郡! 
郑元和:轿子以在后边! 
中 禄:夫人到! 
郑 丹:抬进来! 
(李亚仙上) 
李亚仙:(念)逢雨之际分外绿, 
映日荷花别显红! 
媳妇与婆婆叩头! 
元和母:媳妇请起! 
李亚仙:公婆恩宽! 
元和母:(看李介白)怪道来我儿不回。媳妇随娘来!(带李下) 
中 禄:雒相公到! 
郑 丹:有请! 
(雒道德上) 
雒道德:(念)全凭帖写求功名, 
提起学文却不通! 
拜过大人赠银,人小得来前程。大人见笑! 
郑 丹:大小是个前程,就该恭喜! 
中 禄:刘化子到! 
郑 丹:那个刘化子? 
郑元和:长安屡次救儿的刘化子! 
郑 丹:也请进来! 
(刘天卜上) 
刘天卜:(念)同伙伴竟得大志, 
今日恭喜又恭喜! 
小的叩见老爷! 
郑 丹:你是刘化子? 
刘天卜:是小人。 
郑 丹:就在我家同享荣华,终身到老! 
刘天卜:谢过老爷收留之恩! 
郑 丹:中禄! 
中 禄:有。 
郑 丹:这般时候,开了我家祠堂,先奠祭我那有后的先祖!(牌子),祭奠已毕,一家共庆团圆筵宴!正是: 
(念)此事古今真罕见, 
元和母:(接念)谁料今日中状元! 
郑 丹:(接念)深感先祖有德念, 
郑元和:(接念)多蒙刺目李亚仙! 
元和母:(接念)独占熬头皇恩重, 
李亚仙:(接念)还是祖宗感动天! 
郑 丹:哈哈!好一个祖宗感动天!(同下)

(剧终) 

①古本作郑儋或郑瞻。 
②“各掠下”,即收拾下之意;“顶高”,即最好之意。 
③“*(左口右外)岂能”,陕西一带方言,意即那岂能。 
④“巵屎巵这坑里去了”,即大便到坑里的意思。“屎”系陕西一带地方言。 
⑤一作“乞儿举头傲王侯。” 
⑥饶舌即多口的意思,原抄本作交舌。

 

 

最新资讯录入:秦巴川剧网    责任编辑:秦巴川剧网
鼎汉大唐传媒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法制网四川法制网四川新闻网四川在线央视网巴中传媒网
巴中网巴中政府网法制新闻网魅力巴中四川日报四川农村报中国平安家庭网巴州新闻网新华网巴中分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