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艺坛忆往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巴山梨园
巴渠玩友
精彩视频
历史档案
神州百戏
经典剧照
演出预告
文学沙龙
您现在的位置: 秦巴川剧网 >> 艺坛忆往 >> 正文
碎语成章
 
作者:佚名    艺坛忆往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4-12
 
  一、关于缘
  千年前,授你雨露之惠
  而今生,你用一生的眼泪奉还
  那个前世,前世灵河岸?生石畔的绛珠仙草
  是我轮回、再轮回的心事
  一部《红楼梦》,恍若一个巨大的梦浮在浩渺厚重的文学烟海上,梦里富贵荣华、钟鸣鼎食,梦醒时分已是过眼烟云,放眼满目荒冢。这场虚幻的梦源于缘起: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绛珠仙草,仙草修成女儿身,无以为报,愿用一生的眼泪来偿还;终于缘灭:绛珠仙草还完泪债,魂归离恨天,一缕芳魄还。在这一起一灭之念间,尘世的此起彼伏,生命的流转不定,情感的爱恨绵缠,尽都化在天地间直泻而下的一个“缘”字里面。一部《红楼梦》,因缘而启,因缘而合,书写的也是一个“缘”字。若《红楼》有眠,枕着的,我想,即是缘。
  我是个没有确凿信仰的人,但我却一直深信“缘”这种东西的存在。总觉得它身处你所在的空间,以日月星辰为眼,以时间之流为气息,时时刻刻关注着你,一次次地在某个时刻,某个地点,安排一次次地悄然相见。相见两欢。几百年前缘让《红楼梦》与曹雪芹悄然相见,于是曹雪芹书写下这个缘。他因缘而写,在书里亦写尽缘。几百年后缘让我与《红楼梦》邂逅,于是我轻叩这个缘的门扉。我愿意把缘看作是生命里的一根红线,一种指引。一本书,一件物什,一个人,一件事,一份感情,你遇上了,即是一种缘。
  一次在一家陶瓷器物专售店里,看到一套清朗明净的碗具,满心欢喜。碗体釉色明亮通透,釉质细腻温和,如同清晨刚采摘下的荷花花瓣。碗身有浮凸的花案,晕染着水沫蓝,但像是刚濡上墨,蓝色还似处于流动状态。花案雅致,花瓣、茎、叶均细细长长。我猜度是兰。一看碗具名,“空谷幽兰”,心里赫然一惊。立即想起几年前看安妮宝贝的《清醒纪》时,读及《评<空谷幽兰>》一篇,即被这四个字的题名所深深吸引。四个字给我特别似旧的感觉,因此印象深刻,因着也记住了《空谷幽兰》一书的作者,一位对东方文化结了深缘的美国男子。后在学校的图书馆,一次无意的寻书,豁然发现书柜置顶处三本书脊上题有“空谷幽兰”的书,正安静地竖立在我头顶,仿佛是在缘的指引下的一种于我的静默等待。
  年前回家,拖着大包小包在公交车站等车,因为觉得疲惫,车又迟迟没来,心里很是浮躁和郁闷。于是在等车的间隙,就无所事事地观望起这个离开了一长段时间,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在转身的时际,看到自己面对的一小家私店,卖的是一些雕花木框玻璃屏风。我走近透过外窗玻璃细看,屏风有单扇也有几折的,红棕色泽,精致厚实的原木雕花外框,内镶贴有繁复、简明不同风格、图纹花色的亮色玻璃,别有一番古色古香但又不乏现代感觉的韵味。我看得惊呆。车来了,等上了车之后,才发现刚才因为过于专注以至忘了记下店名,于是立即从车子后窗玻璃追看出去,又一次赫然地看到“空谷幽兰”四个字,即为那家店的店名……
  想及这些,我更加深信缘的所在了。
  于是,在阅读《红楼梦》时,我亦深深地索寻、咀嚼和品味起书里的缘味来。
  二、关于性情
  “空谷幽兰”,兰之清高孤傲之品性,忽而想到了林黛玉“恃才清高”的性情。而曹雪芹赋予这种性情的意象,是一个六笔的“竹”字。
  曹雪芹每写及潇湘馆,都会略带几笔简洁的环境描写,而在这寥寥几笔之中,总是把“竹”这一意象凸显出来。比如写到林黛玉之所以选潇湘馆为住所,是因为“爱那几竿竹子,隐着一道曲栏,比别处幽静些”;比如写贾宝玉去找林黛玉:“来至一个院门前,看那凤尾森森,龙吟细细,正是潇湘馆”;比如写刘姥姥游大观园,至潇湘馆处,“只见两边翠竹夹道,土地上苍苔布满”,等等。曹雪芹独独把“竹”这一意象全部倾赋在了林黛玉的身上,其中的用意是不言而明的。
  “竹”,“花中四君子”之一也,清人郑板桥于其尤多称誉之辞。他曾在一则《题兰竹名》中有说:盖竹之体,瘦劲孤高,枝枝傲雪,节节干霄,有似乎士君子豪气凌云,不为俗屈。郑板桥一生画竹甚多,爱竹甚深,知竹甚多,对竹这一品格的评价是极为精准的。而这亦应该是曹雪芹心中的竹之品格吧——劲节孤高,凌云不俗。
  林黛玉自幼读书,诗才横溢,身上有着中国历代诗书文人共同的特质——傲骨。她最为推崇的是东晋大诗人陶渊明,无论从行动上还是精神上,她都不知不觉地向陶渊明看齐,欣赏他的清高、孤傲、正直,洁身自好,高风亮节,以《咏菊》、《问菊》、《菊梦》歌之颂之,又以一句“孤标傲世偕谁隐”道出对陶渊明这一情操的向往和追求。于是林黛玉在为人处世时,在追求她的爱情时,在面对种种现实时,在她自身精神追求时,都无不渗透和散发着她的那一股子“恃才清高”之气。这在世俗人眼中或许就是所谓的“孤高自许,目下无尘”,而我却是懂得并十分欣赏她的这种性情的。这一性情大都袭着出世的味道,好比是一层霜,它不是普普通通的因为严寒而积成的一层霜,而是明朗月光洒地铺就的那一层霜。
  有时候我亦觉得我身上也流淌着几许这样的血脉,处世为人,性情耿直清高,有着几分历代文人清客的作风。但我清晓我是永远不够资格与他们同一而语的。
  三、关于惜花
  小径旁边植有几株白玉兰,每次经过,看到的总是光秃秃的枝条上抽有少许叶芽,而少曾欣赏到花。一次有幸遇到一年一期的花会,枝条上绽满大轮大轮屯重的白色花朵,有着芳郁的花香,着实清新可人。后再次看到它时,花朵多半已经凋零,仿佛时间什么话都没讲,就已在树上躺成了满枝的沧桑。这种转瞬即逝的悲凉,是最易惹人感伤的。
  林黛玉看着眼前的“落红成阵”,牵起她内心深处最敏感和最脆弱的那根弦。她想起她飘忽的身世、命程和孱弱的身体,想起与她痴情又冤情的贾宝玉,想起游丝一般纤细易断无奈的宝黛爱情,不由得悲伤浸身,怅望天空,问天问地问远古,问花问己问人生。树干枝桠被光拓影于落红之上,形成一地支离破碎的拓片。拓片上写满影影绰绰的悲戚的藏头诗楷,她诵着这些五言七言,诵着诵着,不觉泪垂,感慨万千。她想到她自身,无异于这些落红之上残留着的露珠,消是还未曾消去,但不待黄昏时分。
  于是林黛玉悲花怜花惜花起来。“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着花帚”,朝着一地凌乱的嫣红走来,为落花缝锦囊,为落花埋香冢,为落花痛哭,为落花悲歌,为落花而诗,“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若是落红有魂,也应该会为林黛玉的这一片痴花惜花真情而落泪。
  喜欢读古书,一本古书在手好像是握着一把丰厚的旧日时光,翻页轻叩声中这旧日时光里的生活、智慧、人物、情趣等历历现在眼前。一次读明代张岱“五十年结成一梦”的《陶庵梦忆》,在书中亦寻到不一般的惜花痴花人,以及他们养花的情趣。“花谢,粪之满箕,余不忍弃,与与兰谋曰:‘有面可煎,有蜜可浸,有火可焙,奈何不食之也?’”“所蓄小景,有豆板黄杨,枝干苍古奇妙,盆石称之。朱樵峰以二十金售之,不肯易,与兰珍爱,‘小妾’呼之。余强借斋头三月,枯其垂一干,余懊恼,急舁归与兰。与兰惊惶无措,煮参汁浇灌,日夜摩之不置,一月后枯干复活。”平日里我也喜养花,也有着一份小小的惜花之情,对于养着的一些即将凋零的残花,我总是不忍舍弃,总还是会经心多养些时日。于是将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下来,这份惜花之情也渐渐地在心里维系着。现在看来,我的这一份惜花之情,与林黛玉的葬花之情,与兰君的煮花食之之情、用参水灌溉花之情相比,显得是微乎其微了。
  四、关于“情深”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有一段文字,写的是宝黛之间的一种情苦:“黛玉还有话说,又不曾出口,出了一会神,便说道:‘你去吧。’宝玉也觉心里有许多话,只是口里不知要说什么,想了一想,也笑道:‘明日再说罢’……”
  此时的宝黛已经互认对方为知己,彼此是相互间眼底唯一的风景,然而事实处境却是人在对面却屏障千里。宝玉命里不该早娶,不予公开议婚;金玉良缘的存在;婚姻乃“父母之言、媒妁之言”……种种原因使得宝黛虽两心相知相悦相爱,却又徒然无奈。有情却比无情苦。这种能使天地共泣草木同哭的情苦是何等的悲怆与凄苦。爱终成痛苦,它令宝黛两人深怀哀愁与悲痛,最终酿成一杯苦酒,不堪斟饮。
  想起三年前在剧院里看浙百的诗画越剧《陆游与唐婉》,在题壁沈园的那一段已成千古绝唱的凄美爱情之中,一样深感于情之所重、所苦、所深。情到深处反伤痛。
  陆游与唐婉伉俪之合,结为夫妻。但因陆母不喜这个儿媳,以唐婉的才情和与陆游的深厚感情使陆游沉溺,耽误殆尽其前程为由,又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种种封建礼教的压制,终将两人拆散,天涯各尽头。数十载后,浪迹天涯、书剑飘零的陆游再次回到沈园,与唐婉意外邂逅,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只剩伤感万分,怅然不已。当陆游挥袖斥开游蜂浪蝶,在黛瓦下粉墙之上写下“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的时候,百感交集的泪水,伴着杜鹃啼血的声声哀鸣,伴着一怀愁绪,三声“错、错、错”纷纷落下,西窗冷月下唐婉哀怨行弱的身躯渐行渐息……一腔深情,终成千古悲音,空留万世遗恨。
  皆因情。皆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世事最恨的是痴情、深情,不遇知音休应声。盟誓已成了,莫迟误今生。若是迟了,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一死来句读。陆游与唐婉是如此。宝玉与黛玉亦是如此。黛玉因情凝思默度,焚题帕焚诗稿,忘其有身,忘其有病,忘其泪有尽;宝玉因情而痴,因情而陷,情因相爱反生伤……爱河之深无底,何其泛滥,一溺其中,非死不止。
  深情渐染,我抽身离开,合上手里的《红楼梦》,抬头开始观望窗外。雨后的夜空因氤氲着水汽织起一层淡薄的朦胧,西边的朗月款款出来汲水。我看到月亮突然浮动起来,像要坠入我的眼眸,却惊觉是叹息感伤过后,我的眼底沉泪之故。
  知我识我雨露情
  系我牵我还泪情
  难寻难觅知己情
  难守难舍一生情
  大地无声血泪情
  你魂在何方牵我情
  牵我情,却又不能同罄情
  莫非你我此生,只有死荐情,死荐情。
最新资讯录入:秦巴川剧网    责任编辑:秦巴川剧网
鼎汉大唐传媒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法制网四川法制网四川新闻网四川在线央视网巴中传媒网
巴中网巴中政府网法制新闻网魅力巴中四川日报四川农村报巴州新闻网新华网巴中分频道花朵网